-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活膩了是不是?

陸厭雨剛跟著那幾個女人走了幾步,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不小的騷動。

除了舞池和泳池那邊的人冇受到影響,周圍的人紛紛朝那邊看去。

幾個女人相視了一眼,疑惑地道:“難不成沈小姐把那個賣酒女給擰出來打了?”

“不會吧,沈小姐也是要麵子的啊。”

陸厭雨心頭一急,也顧不上聽她們議論,忙朝著騷動的那邊走去。

“你個下賤胚子!”

沈小姐一身高貴禮服,姿態高傲地站在一個女人麵前。

而那個女人,正趴在地上,雙頰上都是巴掌印,紅腫又狼狽。

沈小姐拿起安小悅的包包,從裡麵掏出一條鑽石項鍊,衝她冷哼:“人贓俱獲,你還想怎麼狡辯。”

“不是我,我冇偷你的東西,那條項鍊分明是你塞到我包包裡去的。”安小悅哭著道。

“啪!”

又是一個狠狠的巴掌。

安小悅的唇角已經有血絲溢位來。

沈小姐一腳狠狠地踩在她的手背上,甚至還往死裡踩。

安小悅疼得倒吸一口涼氣。

她艱難地抬起頭,急促地尋找著葉少安的身影,像是尋找救命稻草一般。

葉少安將她扔在宴會上以後,就離開了,說是有事情。

臨走的時候,還讓她想吃什麼,隨便吃。

儘量待在僻靜的角落,多看少說話,能不說話就不要說話,儘量等著他回來。

她分明是按他說的做,一直待在一個很僻靜的角落裡。

她甚至連肚子餓了,都不敢去拿吃的。

她一直都在不安地等著他回來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她冇有等到他來,卻等來了這個女人。

她不認識這個女人,可是這個女人卻莫名其妙地打她,罵她。

還故意將自己的項鍊塞在她的包裡,誣陷她偷竊。

她現在都還是懵的,不明白這個女人為什麼要這樣對她。

她的視線急促地在人群裡搜尋,卻怎麼也找不到那個男人的身影。

周圍的人都看著她,眼神都是不屑和鄙夷的。

似乎都已經相信了這個女人的話,相信是她偷了這個女人的項鍊。

她害怕極了,心裡滿是慌亂和無助。

多希望能有個人出來幫幫她,可那些人都隻是冷漠嘲諷地站在那裡看戲。

就在她無助到絕望的時候,忽然,一抹熟悉的身影衝過來,一把推開了那沈小姐。

那沈小姐穿著恨天高,被這麼一推,直接狼狽地跌坐在地上。

陸厭雨著急地扶起安小悅:“你怎麼樣了,怎麼被打成怎樣?”

說著,她冷冷地看向那沈小姐,渾身都泛著一股戾氣。

安小悅緊緊地拽著陸厭雨的手,眼淚不停地往下掉。

“小雨......真的是你,小雨......”

安小悅的聲音裡滿是顫抖。

她冇想到最後救她幫她的人,竟然會是自己曾經背叛過的人。

她心底酸澀得不行,隻能緊抓著陸厭雨的手。

一時間,愧疚,依賴,感動......

無數種情緒充斥在心間。

那沈小姐被人給扶了起來。

她暴怒地衝陸厭雨吼:“你又是哪來的賤人,活膩了是不是?”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光譽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薄先生_你夫人遺書已到,薄先生_你夫人遺書已到最新章節,薄先生_你夫人遺書已到 辛辛橫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